平顶山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英超

永不纠结朱啸虎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6:10:14

在投资这个混杂了智力、财力、资源乃至荷尔蒙的商业顶级江湖中,有讲求口碑和影响力的名门正直,也有贪恋短平快、一剑封喉的萧洒剑客。

这片江湖,是中国商业世界的极端浓缩,就像纵横捭阖的春秋战国,判断是非对错、功过成败的标准会因人而异、因环境而异,但其中,赢得结果,说的俗一点,就是到底赚了多少钱,是一个任何情形下,都有足够强大说服力的证据。

朱啸虎,无疑是这片江湖中,有着极具话题度的1名高手。乃至有人说,要是每隔一段时间,朱啸虎没被顶上头条,那只能证明最近的创业江湖,实在是太乏善可陈了。

这篇关于朱啸虎的文章,或许没法让人得到太多实用的干货,但阅读一篇有深度的江湖人物故事,也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。

以下,请享用。

文丨猎云网 ID:ilieyun

作者丨王晓坤

两年前,每错失一次好项目,都会成为张颖的焦虑。所以他才羡慕,天生一副好心态的朱啸虎。

“有项目,朱啸虎错过就错过了,他不纠结。”

羡慕归羡慕,张颖和朱啸虎,却是两个世界的人。张颖2010年豪赌移动互联网,是互联网的老江湖,2014年就已成名。朱啸虎名声虽响,早期项目却反响平平,还总由于短炒、快进快出的风格,被外界质疑。

好在有朱啸虎的胜率摆在那。饿了么、滴滴、ofo、映客......拉出他投过的案子,项目进入下一轮的比例,高达57%。

更难得的是,和胡子眉毛一把抓的同行大佬不同,朱啸虎还是一个不赌赛道的投资人。一条赛道上,他每次只下注一辆车。

所以,这才构成了外界对他,既羡慕又不模糊不服的情绪。

尤其是经过了和马化腾、陈伟星、王学宗的连环3怼,如今的朱啸虎,早就成为投资界的话题王了。

投机?

ofo创始人戴威曾说,“资本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”,弦外之音是,嫌朱啸虎急于退出的动机,太过直接了。

在账户只有100万元的时候,戴威想到的不是提高效率,反而是给每一个用户送脉动。明显,家境优渥的戴威,对现金流的重要性还是没太大概念。

而朱啸虎,则是一个每一天都在翻数据的人,固然,他只翻产品的用户保存数据,全然没在意过产品精致不精致。但保存率的本质本身不就是效率吗?

就像当年人人都说阿里巴巴有多快,有多大,但谁都不知道,马云对效率的寻求有多高。要不是他给淘宝网定出了人均1亿GMV的目标,阿里如何在预估抽两个点的基础上,把利润从零售业手里抢走?

反倒是2014年,就冲到叫车领域第一的周航,在滴滴、快的发起打车补贴大战时,初期一直犹豫参战,又谢绝背靠对其流量有巨大提升的BAT。结果怎样?自被乐视收购,就再也没有返回过第一梯队。

朱啸虎的效率核心理论是肯定成立的,最后ofo之所以失控,是由于伴随着资本在创业当中发挥愈来愈大的作用时,终究却掩盖了很多创业效力低下的情况。

但优秀的投资人,就是要在假定改变时,勇于止损。

永不纠结朱啸虎

想一想当年花了150亿元入股乐视的孙宏斌,要是也像朱啸虎一样老谋深算,恐怕也不会接下连资产都没得可卖的乐视网,在硬生生憋了1年后,最后才承认投资失败,泪洒发布会。

在选择方向之初,朱啸虎早就清晰了目标。他衡量本身成绩的唯一指标,就是资本回报率。而不是戴威的人生价值,自我实现,那些自己根本没法左右的东西。

最后在反过来看朱啸虎的3s理论,选一个能够影响到所有消费者的大行业,利用刚需、频次高、低成本扩大,把马太效应发挥到最大。事实上,只要钱拿得足够多,这些企业,大几率可以在早期,跑到这个行业头部。

永不纠结朱啸虎

退一步讲,即便项目最后没怎样,还可以在商言商,早早卖掉了事。

有时就觉得人们太看重“价值投资”的大旗了。如果有一个投资人,既有清晰的决策原因、计划和退出策略,又能做到落袋为安,步步为赢。那么,这类市场行动,何必要掺杂上过量的道德判断?

事实上,越是亲身投入过实战的人,就越会承认,在市场上,投资和投机,根本没有褒贬,都是中性词。

2010年的一档电视节目里,郎咸平和罗杰斯对谈,郎咸平认为,市场不应当让操纵者赚钱。相比之下罗杰斯的回答则更加老道。他说,是谁有远见,谁才会赚钱,操纵者如果只会操纵,决不会赚钱。

在回头说到朱啸虎只会操纵OFO,有个说法是,其实很多投资人,内心都很清楚,这场市场竞争,早已经终究击溃了数学模型,只是在当时,头脑发烫,利益悬殊的各方人士,早已没法拦下这辆高速运转的车。

可问题是,如果创始人一直加码迎战,弄不好公司就被打没了,到了那个时候,一身的坚持和情怀又有什么用呢?

在谈及对市场变化的看法时,罗杰斯曾提起一个观点,他说,“我只会赚钱,不太理会理论。”现在想来,这其实是个自谦的说法。

投机者并不是不懂理论,只是比他人更晓得现实。

永不纠结朱啸虎

狂妄?

2017年年底,在60后王学宗做东的饭局上,王雪宗刚想给坐在主位的朱啸虎,聊一聊其云通讯项目,他才说了1分钟,便被后者神情很严肃地打断:我不投资60后,只投八零后和九零后。

当晚深感屈辱的王学宗,在朋友圈里写下檄文,说朱啸虎搞年龄轻视,但朱显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。最后还把他的微信拉黑了。

但在遇到自己选中的创业者时,朱啸虎的态度,就没有那么倨傲了,听说他被程维凉在办公室等了半个小时,还连连夸程维老练沉着,才聊了半个小时就决定投资。

这个结果让龙宇有点懵。在程维去见朱啸虎之前,龙宇刚刚在电话里对他一顿吩咐,“你,我肯定投定了。”但在程维提出的100万美元的过桥贷款眼前,她不过是稍微迟疑了一下,便在当天下午,被掏钱更痛快的朱啸虎截胡了。

你看,当所有人都在跟朱啸虎唠项目时,基本上,从朱啸虎截然不同的态度上,就可以辨别出,你的项目到底是砂砾、是金矿,还是未来的独角兽。

提到投资圈里的鄙视链,其实还有隐情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不单不投60后,还有可能不投女性、不投夫妻档、不投非北上广深杭,不投非985,211,不投BAT离职出来创业的第一个项目,不投CEO是销售出身而去做产品的人........

其实,这就跟HR招聘,总是会优先挑211、985的一样,只不过是一个基于个人偏好的次优解。只是当大家都还在“看破不说破”时,非要公然唱反调,把这类政治不正确喊出声的,朱啸虎还是头一个。

固然朱啸虎要是能够耐着性子听王学宗把项目唠完,那就不是朱啸虎了。他真正欣赏的。是像饿了么张旭豪、滴滴程维这类气场足够强大的人。

斯文的创业者就是容易被他错过,2013年,张一鸣向朱啸虎寻求本日头条B轮融资,被朱啸虎谢绝,他的原话是,我觉得他太斯文,然而中国的互联网还是需要创始人凶狠一点。

不过即使如此,你也并没有看到朱啸虎就因此,轻易推翻自己原则取舍。在选人的纪律性上,朱啸虎还是比较一致的,他说,他相信,具有相同商业逻辑和价值观的人,终究会走在一起。

而那些抱怨朱啸虎对自己不够亲和的人,恐怕不知道朱啸虎,在私底下的话也不多。

就连让他评价项目,也特别勤俭字数,“思路清楚”,“想明白了”,或,干脆就两个字,“不行”。

没有人会觉得和朱啸虎一起吃饭,是件可以随口闲扯篇的事,当年在金沙江跟着朱啸虎实习的XVC开创合伙人胡博予,1到和朱啸虎一起吃饭,就不由得总想加速,1是由于,朱啸虎话太少,好像没有太多东西可以聊,二是朱啸虎时间也比较宝贵,你想发言,就得直切主题,别空话,别啰嗦。

固然,如果人人都对他有这样的了解度,和朱啸虎的一顿饭,通常30-40分钟就吃完了。

而且别说见创业者,就连和同行们在一起时,朱啸虎都有点心不在焉。2017年的36 氪的 Wise 大会上,张颖在台上说着说着就讲到了朱啸虎,顺嘴就说这个事情我们是不是是应当请朱啸虎来说1讲。结果几个美元基金大佬顺着眼光看过去,发现朱啸虎在台下,已经睡着了。

某种程度来看,朱啸虎之所以成为朱啸虎,并不是由于他善于和创业者们热烈联络,也不是由于他善于和圈中同行们抱团取暖,而是他几乎仰仗着一己之力,连续捉住了四个独角兽,成绩了好几单十亿美元的生意了,把金沙江创投,直接带进了vc圈里的准一线。

圈内人常说,评价一个人,只有内行人,才知道谁到底甚么品行。可见在势利的资本游戏眼前,一身硬本事的朱啸虎,确实有几分资格“口无遮拦做自己”的。

割韭菜?

总有人拿朱啸虎和沈南鹏、张颖那批投资人相比,称他是个new money,弦外之音是,朱啸虎,是一个一个既不低调,也不弄慈善的财务投资者,一副没有精神寻求,只赤裸裸关心财务收益的模样。

天使投资人龚虹嘉就曾揶揄朱啸虎:“那是伟大投资人和土豪之间的界限”。

“他看重哪个项目就砸大钱,常常他一砸大钱,长则一年,短则几个月就结束战役。我们花十几二十年才能结个果,你(朱啸虎)就整两三年。所以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观,也改变了我的价值观,向你致敬”。

不过指责朱啸虎只会追风口的人,也都承认,当年,当大批old money,纷纭扎进群星璀璨的3点钟无眠社区时,好像只有朱啸虎旗帜鲜明的不给面过。

本期望着同行帮衬的3点钟无眠社区,怎么也没想过,自己会被朱傲虎突如其来的1句“不要拉我进3点钟群”,噎得够戗。气的陈伟星后来干脆在朋友圈回怼,就好像你没有出来割韭菜过?

不过,仔细的观众可以看到,在当年的这场舆论风波里,虽然整场口水战大家都围绕“割韭菜”的话题上演。但不同之处是,朱啸虎是让机构投资人,成为了自己的接盘侠,而陈伟星收割的是普通人的韭菜。后来,内部人李笑来,还曾暴光出他的两大罪状:1,做的“打车链”是空气币,二,他还造假合同骗银行钱。

在看陈伟星的指证,在ofo的牌桌上,蚂蚁金服和阿里分别在2017年4月和7月才进入投资人名单,直到2017年12月接手朱啸虎的股份后,阿里持股比例在10%左右,并取得一票否决权。还“傻乎乎”地顺便,帮朱啸虎解了套。

但这些专业机构真的如陈所言,是一棵简单的“韭菜”吗?

首先,在流程上,BAT的收购流程是阿里内部极其专业的投资人,在看了大量材料,做了大量调研,用了非常多第三方服务律师、会计师、FA等等做的群体性决策。无论在公众看来,这笔交易公道与否,对买方而言交易一定是有其价值的。

其次,从目的上看,与进入充斥着大量骗子和高昂手续费代投的项目,毫无知情权,调研权的老百姓相比,BAT决心收购一家创业公司,历来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战略需要。只是很多人,至今都不清楚,拿机构投资和散户买卖相类比,这个逻辑,很颠覆。

最后,他们更不会指出,朱啸虎虽然是ofo的初期投资人之一,但在经过了这么多轮以后,他当初投的股份早就被大幅稀释,持股比例完全不能与滴滴、阿里巴巴两家等量齐观,成了真真正正的小股东。

电影《商海通牒》中的华尔街大佬John Tuld有一句台词,听说点到了金融世界的真实规则:“干这一行有三种谋生之道:动作快,够聪明或者会欺骗,如今我不再骗人,虽然我相信在座有很多聪明人,但是先下手为强还是最简单的办法。”

在财经记者小晚的公号里,一名每天和人打交道的VC,说过这样1句政治不正确的话,在商业这件事上,道德似乎存在悖论。“那些内斗、分裂、纠结,常常都产生在好人的公司里。好人往往像赤裸的羔羊让人担心,刚硬的像玻璃一样脆弱。”

固然,如果把这个观点套用在朱啸虎身上,王雪宗、陈伟星一定不认可。朱啸虎是不是是好人,我们不知道,但若论心态稳定,步步连环,做事有一颗直抵目标,不需要被外界认可的心,朱啸虎绝对更胜一筹。

如果真要组团上战场,选什么样的人做队友,相信创业者心里自有判断。

END

pfzerviagra

都印度神油

枸橼酸西地那非真假识别

伟哥的价格_正品伟哥的价格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