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顶山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西甲

落花为愁谁解凄凉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0 19:55:27

你,已在浩淼烟波中,一蒿独去。今夜,落花化作纷飞雨,堆积了几层庭院的幽邃。犹记得我们牵手途经的风景是那末美丽,如今,我只能剪一缕月光裹住心伤,依着散场后的孤单独点红烛、反弹琵琶,用灵魂去默读远方的你。一遍遍凝听着陈瑞的歌《落花飞》,泪,再次决堤,湿透了前尘、湿透了往事。一种清寂,裹着咖啡的苦味,携着落花的离愁,从跟前,1直到天边……

落花为愁谁解凄凉

往事,如星光碎影,盈盈绕绕,纷至沓来。今夜,我再度滑过岁月的眉间,如初始一般,披上1袭月光,站在孤城的废墟上,任晚风吹乱一怀心事,任所有念想再次在深蓝的夜空里恣意纷飞。昏暗的月影透过班驳的树枝洒落1地,那是谁也拾不起的忧伤。柳风拂过的容颜已不再有当初的笑靥,心里满载的是冷冷的残念。

落花为愁谁解凄凉

地上的影子,拉长了孤单。夜,以一种静默的姿态向前舒展,摇曳着思绪,离别的节奏,敲响了记忆的重门,那搁在孤单角落的柳笛,再怎样吹,也已是没法拼凑出我今时今夜的心情。一路藏着的笑与泪,多年缠绕的容颜从不曾褪色,心底停摆已久的疼痛再次苏醒,此刻,被回想的风吹起,赤裸裸地出现,无所遁形,无处可逃。

落花为愁谁解凄凉

红尘如梦,梦却如歌,唱着唱着,便再也回不去了。红尘陌上孑影游,从别后,花枯,人瘦。指伤弦断,季季惆怅为君弹。再也没有了琴箫相辉的场面,我的世界除游弋在心灵深处的孤影和夜夜滑过眉腮边的苦涩外,只有我渐瘦的文字一次次孑然起舞在被唐风宋雨熏染的纸笺。

青丝乱,有梳来梳理,花落去,还有谁来捡拾?假如不曾相遇、不曾相恋,那今夜的我是不是会依然保持一种安静和澹然?是不是是让回想冬眠,落字成殇便能成一场宿醉?是不是是让泪笺风干,回首又能觅得晚窗凭栏时的闲情?一份有你的记忆能走多远?亲,我那么爱你,爱到丢失了自己。此刻想到你,我希望我的思念能幻化成隔空一吻,望它陪你入眠。

相同的旋律诠释不同的故事,为何,我总是无法学会笑着遗忘?流光堆砌着落寞的身影,多少心事无从寄?何处,才是归岸??谁人孤影对月哀箫迎风?谁人于孤单城内唱尽红尘花事??彼岸,紫丁香开得正艳,此岸,落英缤纷,流年岁月的风自南方吹来,碎了1地惆怅,又染一指微凉。

我以为,选择转身便可以不再有牵绊的情意,却不料每个梦里我的脚步已然奔向你……

我以为,选择沉默便可以不再有纷杂的思绪,却不料旧时的音乐一次次将心结重系……

我以为,选择遗忘便可以不再夜夜把你想起,却不料我又听见桃花源外的声声叹息……

相关推荐